临近比赛尾端,《我是歌手4》前晚播出的第九期竞演中,所有歌手集体放大招,早前排名涉险的张信哲咸鱼翻身夺得单场冠军。

图片 1

张信哲

张信哲

文/金泽香 

说起张信哲,人们都会给他冠上“情歌王子”的称号,他独有的细腻温柔的声线,仿佛与情歌的的意境珠联璧合。他的每首情歌都唱出了我们的心事,听着听着,也就过完了整个青春。

当晚,一直以儒雅温情著称的张信哲打破常规,选择朴树的《平凡之路》,配合着大鼓、风笛、超重量合唱团一起唱了一次摇滚范。微博上,不少观众大赞张信哲的改编太妙了,意想不到但又在情理之中,毫无违和感!朴树的音质有点沧桑,很符合电影本身的基调。张信哲的编曲无论是和声还是苏格兰风笛还是他自己的音色,都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但这样的化学反应混搭出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我很喜欢。

乐坛怎能没有张信哲。

出身于宗教家庭的张信哲,自小过着与音乐为伴生活,他的父亲是一位为牧师,张信哲便也跟着父亲天天听教会圣诗班练合唱曲,大约在三、四岁左右就已经会唱全部的合唱曲了。虽然张信哲从小就接触到基督信仰,但他真正清楚地认识耶稣,还是在读高中的时候。那时,张信哲借由在社团中的工作的机会,让他更加深入地了解并思索了人类与上帝的关系,张信哲会尝试在人们的谈话中或与在与教会牧师的对话中寻找关于生命的答案。最终,张信哲在其高二时受洗,而这种信仰也成为了他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哪怕现今,被新生代歌手、流量小生占据的歌坛,张信哲仍是那独特的一枝。

大学期间,张信哲考入了基督书院英文系,而张信哲也在这时更好地发挥了自己的音乐天赋。大二那年,张信哲在比赛中演唱了歌曲《Understanding
Heart》,并荣获第一名,歌声震惊了当时担任评审的著名词曲创作人丁晓雯和郑华娟,随后郑华娟将张信哲推荐给滚石唱片,从此,张信哲开启了自己的音乐道路。

一枚已然50岁的歌手,不紧不慢地悠游于潮流多变的流行音乐汪洋,靠一幅清亮之嗓,一袭柔和的书生气,居然踏过苒苒风华,行了30年。更令人称奇的是,生于六十年代的阿哲,依然是邻家男儿模样,白净脸庞不染岁月尘埃,无同龄男性的大腹便便,双目未因世事浸染呈现黯淡,眉目皎洁笑来弯成月牙,透着清澈,直见人心,简单如他,一边吟一边唱,如此轻盈并不负重地前行了30年。

如今,张信哲即将迈入知天命的年纪,而这时的情歌王子,早已将信仰和音乐融入在一起,当你再提起张信哲,除了青春的记忆,还有岁月里沉淀的款款深情。

上天爱他,一幅好嗓,音乐之路平顺,一出道便是情歌王子,唱尽爱恨离愁。一首《爱如潮水》如海啸,瞬间冲进华语音乐听众的耳膜。初时惊艳,再见依然。情歌有许多,张氏与众不同。不嘶吼、不愤怒、不颓靡,他克制又清柔,是听者心情灰暗时遇见的一条水波粼粼的溪流,岸边有杂草乱石,脚下有不知名野花,阳光不热烈,几缕光线跳跃水面,漾开的波纹似流淌的音符,独自静坐,好似能流进心里,疗愈伤裂的内心,又像是一种莫名的药水,当阿哲的声音经过,已并非残垣断壁,一种自我复苏的能量正缓缓涌动。于是听者将双手沁入清亮溪流,掬一捧晶莹,冲去面颊尘灰,甩甩头,站起身,开启下一程。重新上路,不再孤寂,有阿哲的声音相伴,和着节拍,边吟边唱,唱曾经的执迷不悔,唱那些有过的感同身受。有一种痛,当可直面相视时,意味正在愈合,最怕躲起闭目封口不愿触碰任其溃腐。渐渐,人生行囊有轻有重,有存有弃,唯阿哲的歌默默占据一格,纹丝不动,无人时拿出来就着月光晾晒,从《过火》《宽容》唱至《直觉》《信仰》,从《爱你的宿命》听至《别怕我伤心》,从《爱就一个字》到《且行且珍惜》,别人唱得伤筋恸骨,撕心裂肺,阿哲是行吟诗人,哀而不伤,绝处又予希望。这个出生于牧师家庭的男子,曾是教堂虔诚的唱诗班的一员,以同病相怜的心境诉说:虽然生命很难 我的心仍然柔软/虽然你不再爱我
我仍然爱我自己/也不忍心去伤害爱过的你/但是那痛啊那痛啊无以匹配。

Part One:

图片 2

最初签约唱片公司的张信哲很快就出了自己的新歌,1988年与潘越云合作,唱了第一首自己的歌《你是唯一》,紧接着,1989年就发行第一张专辑《说谎》。这时的张信哲还没有来得及吸引大量的粉丝,就不得不按照规定服役。1992年,张信哲结束服役后立刻回归乐坛,推出《知道》专辑,其中比较知名的歌曲是主打歌《难以抗拒你容颜》,但这时的他仍未在音乐领域取得较好的成绩。此时,张信哲决心开始寻求转型与突破,他拒绝了各种商业演出,专心做音乐。沉寂了一年时间,终于推出了音乐专辑《心事》,其中主打歌就是由李宗盛作词、黎沸挥作曲的《爱如潮水》。终于,张信哲和他的音乐开始被人们关注了。接下来的1994年,张信哲推出专辑《等待》,主打歌《别怕我伤心》是李宗盛为张信哲创造的另一代表作,这里面还包括与刘嘉玲合唱的《有一点动心》。

情歌里的阿哲像个小男子,细腻婉约,不唱宏大,只唱小情小爱,与身边寻常贴心好友无异。他知晓所有爱恨,痛惜所有为情而困的人,因无法一一抚慰,只好一遍遍唱,唱至沦落天涯的失意人不得不收下这份不离不弃的陪伴。

Part Two: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