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红楼梦》最大的败笔在于“神似”与“强势”

李少红回应lt;红楼gt;造型风波:媒体存心害我们 azuo 2008-07-26
14:04:13来源:

问:87版《红楼梦》是“最忠实原著”、10版乱“创新”不符合原著,这种观点对吗?

李少红导演对自己拍的《红楼梦》以及演员十二分满意真的这么自信?还是闭着眼睛使蛮呢?
西岭雪就新版《红楼梦》成败优弊答记者问
1,按全本120回拍摄或是按前80回改编,各自的优长或不足是什么?
西岭雪:《红楼梦》未完,后四十回非曹雪芹原笔,乃为高鹗、程

新《红楼梦》导演李少红在给小演员说戏

图片 1

李少红导演对自己拍的《红楼梦》以及演员十二分满意真的这么自信?还是闭着眼睛使蛮呢?

新版《红楼梦》造型曝光后引起的铺天盖地的批评和质疑尚在进行中,然而《红楼梦》剧组并未正面接招,在上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是笼统回应。而李少红导演日前接受了本报专访,对大家关注造型、戏曲化、尊重原著和专家等问题,进行了较为坦诚的正面回应。

对87版和10版的评价,很多网友表示支持的典型观点是这样的:

西岭雪就新版《红楼梦》成败优弊答记者问

《红楼梦》开拍一个月有余,进展缓慢,各方面进程到底发展到何种程度?李少红也专门作了解答。

“87版是最忠实于原著的。”

1,按全本120回拍摄或是按前80回改编,各自的优长或不足是什么?

一问为何坚持戏剧化风格?

“新版的《红楼梦》把原著的东西全部推翻了。”

西岭雪:《红楼梦》未完,后四十回非曹雪芹原笔,乃为高鹗、程伟元编撰续貂,这已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是常识。换句话说,曹雪芹的原著只有八十回,八十回往后已经不能称之为原著,而最多是续作。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造型出来之后有很大争议,当你面对叶锦添的造型部分的时候,如何看待这种风格?

“导演李少红同样对《红楼梦》进行了翻拍,然而,对于李导的标新立异和所谓创新,观众们并不买账。”

而李少红导演打着尊重原重的旗号,却拍了个不符合曹雪芹原意的120回续貂本,这尊重的是谁的原著呢?

李少红:不能把叶老师的造型孤立起来看,是我们集体创作的结晶。在动手设计之前,我们先对整部戏的艺术风格讨论了很久,规划好了以后才开始全面铺开美术设计工作,包括选择演员的标准、设备和所有技术的要求。在人物造型的三四个月中,我们边做边讨论,反复论证。我不断提供和强化人物的特征到造型中,提供给叶老师更多的想像和刺激。光是额片就修改了七八回,根据每个演员的脸形不同,设计不同类型。我们公布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比如黛玉初进荣宁府的时候就没有片子。但是后来她生病始终都有片子,对于这一点我们到今天还在讨论。叶老师很坚持,他说看你要更接近生活还是拉开生活的距离,拿下来就可能回到写实。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我们不断地坚定我们不走写实的老路。那样不是《红楼梦》。《红楼梦》不是写历史的书,是曹雪芹的梦。

凡是认真读过原著的观众都知道,87版的最大特点在于“创新”,而10版的最大特点在忠实和贴近原著。部分观众把“创新”的87版等同于“原版”“原著”,把忠实和贴近原著的10版标签为“创新”,其实是因为自己对《红楼梦》原著的无知。

有人说,这样做,至少给了故事一个完整的结局,作为电视剧,总不能让我们只看到一半故事就戛然而止吧?程伟元、高鹗的续虽然不如前八十回好,可是也没有人续得比他们更好,从表面上看,是干了一件大好事。但问题是,后四十回只是在文风、脉络上与前八十回有三分相像,实则大相径庭。读者在不解详情、不加分辨的前提下把它当成一部完整的书去读,只会让自己对书的理解南辕北辙。

南都:宽袍大袖,精致的额妆,大型的花朵在人物身上都成为质疑焦点,说不方便、俗气、老化人物者皆有,在我们的创作理念里,它们究竟在诉说着什么?

如果有一天这部分观众真的认真读过了《红楼梦》原著,再回过头来看自己的这些观点,在立意的基础就消失了。或许那时上面这位网友,会对今天的这个观点感到一些惭愧吧!

首先,除了黛死钗嫁、宝玉出家这个大方向是对的外,书中的故事细节、尤其是人物性格,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变化从金兰契互剖金兰语后已经完全放下偏狭私心的林黛玉重新变回了小心眼,而且比以前愈发尖刻;精明能干、一直促成宝黛之好的王熙凤,竟然做了掉包计的主谋;而那个慈爱的贾母,翻脸无情变成了害死黛玉的帮凶;端庄自持的大家闺秀薛宝钗居然厚颜无耻到肯冒黛玉之名出嫁;而原应远嫁海外为妃的探春不过是由父亲许婚嫁了个外地的小官儿

李少红:刘姥姥进到贾母院子中,看到人都跟花朵似的,曹雪芹的描写没有说她看到的是些什么人,而是用了花团锦簇这样的词,而且比喻宝琴抱瓶胜似贾母房中的双艳图,老师告诉我这图就是两朵牡丹。那个年代的表达多用隐喻,不能直接,直接就没意思了。对于性感的信息传达更为含蓄,非常隐晦,形成一种东方的独特审美。因此才会有裹足,宽衣大袖,巧额这些精致的装饰,散发着性感意识的暗示。这样想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王扶林导演说“87版是简化通俗小人书版,是普及版。”“曹雪芹是经典,王扶林不是经典。”,87版除了凤姐的戏份多表演精彩之外,原著前八十回中贾母贾政王夫人贾宝玉薛宝钗林黛玉花袭人晴雯刘姥姥等形象被是被87版编剧周岭老师“创新”重塑过的,部分观众是连这个基本事实都弄不清楚的。

这已经不是《红楼梦》,这只是假红楼人物之名搬演的另一场才子佳人故事了,它使读者混淆了原著中本来生动独特、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改变了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故事主线,连主题和对情感的追求也都改变了。

南都:不少人担心电视剧的生活化问题,这些服装单独看很美,把它们放在故事里又如何融合在一起呢?会否过于戏剧化,戏曲化?黛钗穿现代的带有戏曲元素的衣服看戏的场面怎么拍?

曹翁的《红楼梦》并不神秘,原著前八十回就在哪里,只是看我们有没有认真去读过。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欧阳奋强导演,在开始87三十周年宣传时的确强调了87版是“最忠实曹雪芹原著”的一版,之后才改变成了王扶林导演所说的87版是“普及版”的观点,其实这个前后变化就正是个人有没有认真读过原著的区别所在。

而八七版电视剧《红楼梦》就是集各家学说的一个大成者,虽非完美,却已经在惜春缁衣乞食、巧姐沦入烟花后被刘姥姥救出、探春远嫁为妃、黛玉为相思泪尽而死等等情节上直观地体现了多少年来红学推演的结果。

李少红:电视剧不是《东方时空》,不是新闻,也不是纪录片。尤其是历史剧和生活扯不上。什么样的戏服穿到大街上去都不合适。在我的概念中电视剧就是戏剧,什么叫太戏剧化?我不懂怎么回答这样的概念模糊的问题。至于黛玉怎么看戏,拍出来大家就知道了。二问是否必须完全尊重原著?

王扶林导演在87建组前只读过两年原著,在87首播三十年后又读了三十年原著,王扶林导演曾经说“87版首播时,专家们和观众认为87版没有能够拍出原著的韵味。如果我现在来拍87版,会比三十年前拍得更有原著的韵味。”,说明什么?说明经过8编剧周岭老师“创新”的87版是缺乏原着韵味的。

相比之下,再看2010版,蒋梦婕从进贾府到死就没进步过,永远是尖酸小性儿、甚至是越来越偏执神经质的一个不可爱形象,简直是找死;而贾母的慈爱荡然无存,倒是更符合后四十回的描述,就是个害死亲外孙女儿的刽子手,难怪有网友称之为老妖精。而所以会有这样失败的表现,除了编剧、选角、化妆、造型等等原因外,导演依照120程高本来拍戏,也是不可忽视的一大弊病。

南都:现在对造型评论的一个焦点便是原著中许多颜色和款式我们并没有借鉴或尽量还原。其实在做这一点的时候,你的内心是否也有挣扎,最后如何作出取舍?

对于没有认真读过原著前八十回的普通观众来说有87版先入为主成为了许多观众心目中的“原版”,在87版之后的红楼影视作品便自然成为了“翻拍”作品,只要是与87版有什么差别似乎全部都变成了“山寨版”。加上87版在宣传上的误导,认为87是“最忠实原著”、10是“创新”,对于这种现象只能说是不知者不为过。

对于推广《红楼梦》这本书而言,没有一种形式比电视连续剧更为大众所喜闻乐见的了。很遗憾,掌握了话语权的李少红导演没有珍惜这个机会,却为了狗尾续貂推波助澜,不是积极地推广经典,反是更深地误导读者了。

李少红:没有借鉴原著这样的话太武断,还没有看到全部怎么能说我们没有借鉴?另外,什么叫做借鉴了?比如雀金裘,我们按照真正的描述拍出来,观众就真的能认可吗?没错,雀金裘确实是用孔雀羽毛和金线捻在一起,织成图案。这样的工艺专用于皇帝的龙袍、服饰历史书籍上描述的。曹公家原是江南织造,肯定非常了解其中的工艺。我们也遵照这样的方法织了一块,完全没有视觉效果,看不出来有什么特点。是我竭力反对完全照搬的方法。

10版最受诟病的“铜钱头”,也是被部分观众称为“标新立异”糟蹋红楼梦的一大槽点。87版的人物发型是翻版62越剧电影中的“刘海头”,10版中的“铜钱头“是借鉴昆曲中的贴片子。

剧组炒作的一大噱头是说大小宝玉长得像双胞胎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用两个呢?不能不说,这真是最弱智的一种自吹。

我觉得必须考虑影像艺术的特点,必须有可视性,形象化的表现力,后来参考了好几个方案,现在选用的是受一件华丽的孔雀斗篷的启发创作出来的。我觉得视觉上的效果不亚于原来的描述,更符合影像的表现。能反映出原著的实质内涵才是我们的目的。

《红楼梦》原著两百多年历史,现代越剧诞生才一百年,曹雪芹时代根本就没有87版中的越剧“刘海头”这种发型。而昆曲正是两百多年前曹雪芹时代盛行的戏曲艺术,红楼梦中人尤其贾母宝黛钗等都酷爱昆曲,原著情节发展和宝黛爱情始末都与大量的昆曲剧目息息相关。87版和10版都同样是运用了戏曲中的人物发型,区别仅仅在于曹雪芹时代昆曲“铜钱头”盛行,并且当时民间也存在贴片子这种发型。而越剧“刘海头”在曹雪芹时代还根本没有出现,87版中是两百多年前的人物梳着一百多年后才有的越剧“刘海头”,这才是真正的“创新”。

2,在影视剧的改编中,应采取什么样的表现方法?是写实主义还是浪漫主义?

[page_break]

喜爱《红楼梦》的观众朋友们,应该更多的了解昆曲,以便能更深入理解原著。或许这就是10版运用昆曲“铜钱头”作为剧中人物发型的初衷吧!

西岭雪: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