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尼斯人7908 1

【威斯尼斯人7908】今派传承与水墨新象,王煜个人水墨

Posted by

2007年1月6日,王煜个人水墨展在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视觉艺术馆举行,这是近年有关水墨的最值得一看的展览。

威斯尼斯人7908 1

王煜的水墨,确实是他个人对待水墨态度的一个鲜明而清晰的展示,但标志了他这一代艺术家对待水墨的共同态度这种态度正如王煜自己所说:以个人的立场出发,联结水墨画的历史与未来。

题为“四门阵”的展览是一次试图探讨在当代视觉文化与当代艺术表达的语境中水墨艺术可能性的学术活动,年轻的策展人刘思言为这个展览作了大量研究,遴选出当代画坛在水墨语言探索上思想活跃且坚持不懈的一批年轻画家,受邀的画家热情地应合了这个展览的动机。田黎明、刘庆和、李津、武艺四位著名画家的参与,使得这个展览不仅能够展现当代水墨与大文化的关系,更可以呈示当代水墨发展过程中内部自身的学术关联。在当下纷繁的艺术活动中,这个展览堪称一次梳理脉络、推介新象的学术集合。

展览将展出王煜2003年以来创作的水墨作品近百十件。作品大多以纪游的方式确定主题,题材可以分为三大类:

毫无疑问,在当代艺术发展的格局中,水墨艺术一直面临文化的困境,从事水墨的画家也一直有自己的焦虑。这种整体的困境与焦虑集中表现为:水墨这种中国本土的艺术样式如何能够成为当代艺术表达中有生命力的语言。对于年轻一代的画家来说,更为紧迫的课题是如何能够基于强大的传统积累而超越传统,使水墨语言生发当代的文化新质。在某种程度上,“当代性”业已成为年轻一代画家在学术上的共同目标。他们身上可贵的品质是不放弃水墨的语言而转向其他的媒介领域,而是坚守在水墨的探索中,用以表达自己的感受和感觉。作为一个整体,他们在艺术上的一些共同特征也就构筑起了一种新的水墨艺术景观。

第一类,是传统肖像式的写生,这一类题材最见功力,王煜曾就读于鲁迅美术学院,攻读研究生期间得到著名中国画家赵奇先生亲炙,现于中国国家画院梁占岩工作室问学,扎实的学院背景,使王煜的这类作品,即便容纳了20世纪80年代至今当代水墨突变方面的一些前锐成果,但结实、敏感而深入的写实功底在他的即便是表现性很强的作品中都是信手拈来的。

从年轻一代画家的水墨实践方式上,自然而然地推导出他们学术的来源,这就是以田黎明、刘庆和、李津、武艺为代表的中年画家群。这四位画家与这个展览中年轻一代画家的关系,有的是完全的师承,系出一门,有的则毫无直接关联,纯属学术上的转益。但四位画家在当代艺术情境中所做出的努力和形成的成果,对年轻一代的影响是广泛而且有深度的。年轻的一代正是看到了他们在探索水墨“当代性”上的理想并受到感染,才在语言方式上有了更多的整体倾向性。这或许在学理上提示了“传承”的时代内涵,按照传统的观念,“传承”主要是对“古派”经典的师承,但在今天,“传承”可以是“今派”的延展。在某种意义上,处于同一时代但在观念和理法上都做出“先行”探索的画家更是后来者的楷模。

第二类,关注现实社会人生题材的作品,这一类如《车祸》、《浴》,前者涉及城市化中出现的发展与管理方面的尖锐冲突,后者涉及工业污染带来的生存问题。王煜在处理这一类题材时,形式手法多样,有借鉴结构主义语言学方式塑造画面形象者,有以符号学原理探索画面塑造手段者,也有以传统写意表达自己的瞬间印象者,总之,他从心所欲不逾矩,确实标志了这年轻一代画家处理自己风格的特殊态度。

作为一个水墨语言的自觉者,田黎明从1980年代开始就致力于水墨表达的实验,他在拓展笔墨表现力的过程中,始终以传统文化学养浸染心智,用摒弃杂质的纯净心境去观照外部世界,表达自然与生命的明澈意态,即便是作主题性创作,也重在以“过滤”的方式去除杂芜,直达精神性的境界。他这种以澄明之心观照世界的态度对画坛的影响是巨大的,在某种程度上,一些年轻画家最初的学术出发点就从田黎明开始。同样,刘庆和从水墨进入当代的方式也引人入胜,他对文化现实的敏感使他的作品一开始就成为当代艺术的组成部分,1990年代以来,他持续的巨幅作品犹如用水墨语言覆盖现实,为当代水墨的现实性增添了可信的范例。他对现实的若即若离的观照态度与方式凸显了水墨语言的精神特征,他在笔墨上所达到的敏感度与尖锐性也极大地拓展了水墨的表现力,这就为年轻一代提供了可参照的蓝本。也是同样,李津多年来把观照的焦点驻落在世俗生活之中,从题材的角度抽取出社会众生相中的“欲望”,用墨与彩的轻松笔调画出了源自生活又营造精神化氛境的欲望场景,可以说拓宽了水墨表达的对象。他的表达主题、笔墨气质与他的性情之间形成一种内在统一关系,使他的艺术拥有鲜明的当代属性。武艺在笔墨上的智巧更多源自于他自由的天性,他把古代绘画中的“禅意”悄然转换为一种当代文化况味,表现出亦庄亦谐的笔墨趣味,则为当代水墨贡献了又一种样式……这四位画家在水墨语言表现性上的拓展,一方面得益于他们对水墨传统的深度领悟,一方面在于他们从来没有离开当代生活现实给予的丰富感受。在传统学理与现实境遇这两种资源上,他们做到了智性的结合。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